美国特朗普税改对美元走势的影响

  • A+
所属分类:投资分析

北京时间12月2日(周六),美国参议院以51比49通过税改法案,该法案将成为美国史上最大的税收减免法案。

12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1.5万亿美元税改法案,法案将从2018年1月开始生效。该法案是白宫和共和党长达一年的努力结果,将为美国企业和人民提供30年来最大规模减税。

美国特朗普税改

美国特朗普税改

在个税方面,参议院税改法案支持施行7个档位,并将最高税率下调至38.5%。标准税收抵扣额将翻倍,儿童补贴也将大幅提高。

根据该法案,公司税率将从35%永久削减至20%,而美国企业未来的海外利润将大部分免税,这两个变化都是企业主多年来所追求的。

早前,美国众议院版税改获得通过,但市场反应不大,因为众议院为共和党多数,优势明显,故悬念不大。而参议院投票则是市场关注焦点,因为两党势均力敌,而且此前有消息爆出已经有两名共和党人不满、反对或担忧参议院的减税方案。

在机构看来,一旦参议院投票没有通过,基本上就意味着税改失败,而在明年11月的中期选举之前,特朗普胜选时所承诺的政策可能一项也无法实现。这样的结果会大大降低共和党在中期选举时的胜算,并很可能会导致其失去目前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甚至可能会威胁到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中连任的几率。

所幸参议院这块硬骨头还是啃了下来,可谓有惊无险。据悉,这一方案最后一分钟还在修改。

该法案的文本终于在当日美东时间下午6点30分公布,但民主党人仍然愤怒地认为共和党人没有给时间他们阅读。他们还嘲笑了一系列立法的变化,竟是最后一分钟潦草地手写在税改文本旁边。

美国特朗普税改草案

美国特朗普税改草案

特朗普税改背景:

竞选口号:

从特朗普的竞选方案谈起——“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特朗普的竞选口号非常抓人眼球又容易被记住“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而针对的人群是白人工人基层。特朗普的竞选纲领分为六个核心部分:减税、扩大基建投资、废除奥巴马医保、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完善移民制度、贸易保护。六个核心政策体现的思想主旨是:吸引企业投资回流美国,为白人工人阶层创造就业。 而减税直接降低企业成本,是在收入分配中,政府对企业直接让利的方式,是吸引企业投资回流的重要方法。

美国企业的确有减税的必要

特朗普在竞选阶段就屡次提到“美国拥有世界上最高的税率”。目前来看,美国企业所得税法定最高税率和有效税率相比其他发达国家都处于较高的水平。在里根之后,大部分发达国家的企业所得税率都出现趋势性下降,但美国几乎没有调整过企业所得税税率。在高税率下,企业税收对GDP的贡献却在下降,意味着高税率对企业的挤出效应,使得企业寻找避税天堂来缓解自己的税收压力,IMF统计显示美国企业在海外的留存利润高达2.2万亿美元。

全球企业所得税比较

全球企业所得税比较

 

各国企业有效税比较

各国企业有效税比较

美国海外留存资料图

美国海外留存资料图

特朗普政府所面临的国内问题:

一、长期需求不足。

全球长期需求不足主要自于:

  1. 全球人口老龄化
  2. 贫富差距不断扩大

老龄化社会使得商品需求下降,而服务需求又缺乏刚性。而贫富差距扩大使得收入分配过程中,少数富人享有更多的财富和资源,尽管会催生部分相关的高端需求,但大众消费则会被抑制。

二、货币政策收紧的压力较大。

特朗普处于二战后利率最低的阶段,10年期美债收益率常年处于2%左右,远低于里根时期动辄超10%、接近20%的水平。然而,正是由于长期的低利率导致货币政策进一步放松的空间几近于零,而常年低利率政策则反而带来了一些中长期的隐忧,比如贫富差距加速扩大以及金融机构有效性的下降。

在这一背景下,美国货币政策已经出现拐点,基准利率已经上调3次,且联储官员可能加速加息节奏,并已开始考虑缩表,这指向国债收益率曲线将全面上移。而赤字的短期扩大,则有可能进一步推升长端利率的水平。

尽管里根时期货币政策受制于滞涨,但在80年代初期冲高后下行空间很大,配套税改,成为推升经济的重要助力。然而,当前货币政策易紧难松,利率易上难下的格局下,货币政策宽松提供的缓冲能力已明显下降。而债务/GDP相较80年代大幅上升。

外部核心矛盾的转移:

“美日”->“美中”。

里根时期,由于1981年税改后经济二度衰退,赤字压力骤升,导致税收政策反复,税负出现先降后升。因此,在对内政策难以“立竿见影”、“挪腾空间”的背景下,里根的做法是将矛盾对外转移来缓和国内经济的压力,比如在1985年签署的著名“广场协议”。当时,美国贸易逆差的40%左右由日美逆差贡献,使得美日之间贸易摩擦不断。而现在,中美贸易逆差已取代日本,成为美国贸易逆差的主要贡献者(占比超过40%),这与当年“广场协议”前的状况相似。因此,一旦特朗普的税改政策在国内推动受阻,那么考虑到特朗普对贸易保护的“偏好”,不能排除特朗普会通过贸易和汇率政策来对外转移矛盾,那中国就有可能会面临当年日本的压力。

美国税改对美元走势的影响

过去几周,美元始终一蹶不振。北京时间12月2日凌晨,美元指数“滑铁卢”。据美国媒体报道,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周五向FBI认罪,原因是此前就特朗普胜选后过渡期内接触俄罗斯大使作了伪证。一时间,美元兑日元短线下跌139点,最低触及111.42,日内跌幅超过0.6%。

美国税改对美元走势的影响

美国税改对美元走势的影响

周四盘中,美元指数的走势也同样震荡,一度急剧下跌至92.75,但随后回升至93关口上方。美元指数“过山车”行情背后主要受到两则消息驱动: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或被撤换,以及国会大佬麦凯恩对税改法案的最新表态。

不过,如今税改的胜利有望点燃市场的做多情绪。“从美元四小时级别上的K线上看,目前美元在11月份后逐步由多转空,市场普遍忧虑由于美国通胀数据的下滑,美联储有可能会放慢加息的脚步,美元基本上处于一个单边回落的局面。技术指标方面,MACD在0轴下方出现金叉后向上拉升,能量绿柱也有一定的力度,若有利好出现,美元可能加速上行。”

各大机构普遍认为,美元将在2018年前高后低。这一判断的背后逻辑在于,2018年上半年,美国经济可能保持稳健、核心通胀回升,税改和基建投资计划有望先后落地,美国税改法案通过后可能导致全球资金一定程度流向美国,而欧洲央行进入货币政策平稳期,但欧洲政治不确定性在上升,这将导致相对强势的美元,与略为弱势的欧元;但到了下半年,欧央行有可能在三季度进一步讨论货币政策正常化,政治环境的改善也将有助于改善欧洲财政预期,因此预计美元指数将走弱、欧元将走强。

得福金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